母女三人的裸露

2017-06-12     WoKao     檢舉     收藏 (80)

積臣在內線電話叫著:「亞華,你來我的辦公室。」

亞華敲門說:「經理,找我?」

「坐!」

亞華看到積臣一副冷臉,心裡發毛,心砰砰地跳,是不是被發現了?

「你來了公司已年多了,公司有沒有虧待你?」

亞華躡躡地說:「沒有,公司對員工很好,尤其經理對我們員工很好。」

「嗯,那就好了。你為什麼挪用公款?」

亞華想不到經理這麼單刀直入問她,一時之間驚呆了不懂回應:「我……」

「說啊!」

亞華不知如何解釋:「我……我……」

「我只好報警。」

「不要,經理,我是迫不得已,我媽欠人一身賭債,我才……」亞華一聽到積臣要報警便已梨花帶雨哭起來。

「好,我聽你說。」

「我媽聽她一個朋友說,在賭局上很容易贏錢,我媽見我工作辛苦,妹妹又要上大學,阿媽便跟朋友參加賭局。開始時是贏錢的,誰知後來越輸越多,欠下一身債,他們說如果她不還清債款,便捉我們三母女做妓女還債,所以我便……經理,你給我一個機會,我還錢給你……」

積臣看著亞華邊哭邊說,想她也不是編故事,公司年夜飯聚餐,員工家屬也可出席,積臣見過亞華的母親和妹妹,她母親雖年華已四十多,但身材婀娜,胸前一對大乳,雖然包著衣服也感到雙峰撩人。

亞華兩姐妹也遺傳了她母親的身材,胸大、腿長、臀圓。積臣當日聘請她除了她的學歷外,其中原因都是被她的身材吸引,但亞華不是波大無腦,廿三歲的年紀,做事十分醒目,又快又勤力,積臣本想栽培她為自己左右手。

「如果你所講是真的,我可以考慮一下,今晚下班後你留下我再跟你說。不要張揚這事,你是知道的。」

「多謝經理!」

積臣望著亞華婀娜的背影,沉思著一個計劃。

到了下班時間,亞華坐在積臣面前。

「我和你媽聯絡過,問清楚了她的情況,我相信你媽是落入騙子的圈套,目的是你們三母女。誰知你還了錢,他們也奈不了你何,但你現在卻為此要背上刑事罪。」

亞華兩眼通紅說:「經理,給我一個機會呀!我還錢給你,扣我薪金,只要給我一個機會……我願意做任何事……經理……」

「你媽也是這樣說。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不過有條件,你知你今次盜用公司的款項可不少啊!」

亞華低頭說:「明白,只要經理肯給我一個機會……我願意做任何事以償還債項。」

「你先看看這個合約才決定。」積臣遞給亞華一紙合約,亞華看了合約的內容,即時呆住了。

合約這樣寫道:「我劉亞華因盜用XX公司款項五十萬元,現願意以自己和母親及妹妹的身體抵押給林積臣先生,由林積臣先生替劉亞華償還五十萬元給XX公司,抵抽為期十二個月。抵押期間,劉亞華和劉亞華母親鄭月娥及劉亞華妹妹劉亞美三人的身體任由林積臣先生全權處置,三人不得異議和反對,期滿三人回復自由身。如中途反悔,即以盜用公司款項送官究治。」

「這個……」

「五十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你們就等如賣給我十二個月吧!放心,我要女人上床,用不著以此迫你們,期間你仍要上班,也有薪金,沒有待薄你的,不過你們也要有心理準備,我不是白買的。」

亞華望望合約,又望望積臣,她也明白,就算要陪積臣睡,也是他一人,總好過被那些騙子迫她們做妓女。

「你不用心急,拿合約回去跟母親和妹妹商量,明天才答覆我。」

劉亞華和母親妹妹傾談了一個晚上,她們也沒有其它辦法。

「都是媽不好,連累你們兩姐妹,媽對不起你們……」

「媽,不要自責,怪就怪那個蘭姨,正一黃皮樹了哥,讓媽你落套,只是要連累了亞美……」

「姐,你不是說你那個經理都不是太壞的人?」

「他平時對員工們都不錯,所以我們對公司都好有歸屬感,只是今次……」

「亞華,都是媽害了你……」

「媽,不要再說了,自從爸爸過身後,我和亞美有今天都是依賴你,你是我們的好媽媽……」

亞華和亞美抱著月娥:「媽……」

第二天,亞華遞回合約給積臣:「你想我們怎樣?」

積臣看了一看合約,上面三母女已簽妥了名:「這十二個月內,你們三母女全搬進到我的住所,你媽也要在這裡上班,每月也支點薪金。今天你放假,回去收拾一下,下班後我過來接你,你媽明天上班。」

傍晚,積臣接了亞華三母女到他元朗的住所,那是一幢兩層高的獨立寓所。進了屋,有兩個女傭走過來,三母女見了不禁啞然,原來這兩個女傭身上只穿著一件圍裙,除此外,身上再沒有其它衣物,換言之,兩個女傭脫去圍裙便是全裸的。

「亞華和亞美是同一間房,月娥自己一間房。」積臣指著其中一女傭:「你帶她們上房去。」

「是,主人。」女傭應道:「三位女士,請跟我來。」

三母女跟著女傭上樓,她們跟在女傭後面,很清晰地看見女傭光脫脫的背部和屁股,走上樓梯時屄屄還若隱若現,看得三母女臉也紅起來。

女傭領亞華和亞美進了一間房,再領月娥到另一間房,這是一間套房,她從未住過如此敝大的房間。她正在巡視房間的設施,冷不防積臣站在門外:「滿意這房間嗎?」

「滿意。不過,林先生,你這……」

「叫我積臣好了,明天你要到我們公司上班,亞華告訴你了?」

「說了,但我不明白……」

「日後你自然會明白的了。我還要告訴你,在這屋內,女士是不可以穿衣服的,所以一會兒晚膳時,你們不能穿上衣服,你去告訴你的女兒這個規定。」積臣說完便轉身離去,沒等月娥一臉錯愕的看著他。

定過神來之後,月娥連忙走到女兒的房間,告訴她們積臣的規矩,三母女一時適應不過來,但事到如今,三母女也只由聽從積臣的說話。這時女傭走來說積臣請她們到飯廳用膳,三母女只好把身上的衣服脫個清光,赤條條的到樓下飯廳去,期間三母女仍用雙手遮掩住乳頭和下陰。

三母女來到飯廳,積臣已坐在桌子旁,他也是赤條條的,三母女一時臉紅起來。

「來來來,不要遮掩,你們的身體是我的嘛!亞華你先過來,放開兩手,讓我看看。」

亞華想也沒想到要在自己上司面前赤裸無遺,兩頰羞紅低下頭來。積臣則看著全裸的亞華,當日聘請她時已好想一窺她衣下的嬌軀,如今就在眼前。

亞華細腰豐乳,兩乳大而挺,粉紅乳頭,胯下一片茂密,兩腿修長,臀圓肉白,積臣叫亞華走近他身,用手撫摸她的肌膚,滑不溜手。亞華給積臣上下打量全身,又給他撫摸,搞得她不勝羞愧。

積臣叫亞華就座,叫亞美上前到他身邊。亞美今年十九歲,樣子清純可愛,一身嬌嫩,兩乳不比亞華小,只是乳頭較小,腹平坦,胯下也是一片茂密,同樣兩腿修長,臀圓肉白,摸上手也是輕滑無比。

亞美從未在男人面前裸露自己的身體,今次給姐姐的上司看過徹底,她的臉紅得個蘋果。

積臣叫亞美就座,叫月娥走前。月娥雖是年過四十有餘,但仍是一身白肉,兩乳碩大,雖微墮,但乳頭翹起,腰腹有點豐滿,但不失婀娜,胯下一片濃密,與兩條白肉長腿形成強烈反差。

月娥從未裸露過自己的身體給丈夫以外的男子看,今次她給女兒上司這樣徹底看光,雖然有點羞愧,但今次是自己嗜賭弄出來的後果,她坦然豁出去,任由積臣看她的裸體,就算給他肏,她也會接受。

積臣叫月娥坐在他的大腿上,她臉紅紅地照他的話做,當她坐在積臣的大腿上,她的屁股感受到積臣膨脹的下體。這時,積臣竟撫摸她的乳房,她已很久沒被男人摸過她的乳房,竟然有點微小的呻吟。

積臣沒有繼續,著月娥就座,他們開始用膳。四人赤裸地圍桌而坐進膳,對三母女來說還是頭一趟。

「以後你們在這屋內,任何時間都不可穿上衣服,要全裸,而我毋須在知會的情況下進入你們的房間,所以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月娥,明天你到公司上班要穿我指定的制服,明天早上我會叫女傭送到你房間。」積臣轉向亞華:「亞華,明天開始你調為我的私人秘書,以後要穿著我指定的服裝上班。至於亞美,你上學可穿回自己的衣服,放假就要穿著我指定的服裝。」

亞美點點頭,她明白積臣就像是她的主人一樣,只有服從不可違抗。

晚飯後,積臣叫三母女一字排開站在客聽,他很仔細地看著她們三母女的裸體。三母女一邊給積臣上下全身打量著,一邊也看著赤身的積臣在她們面前,既被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也因看到積臣的下體而感到有點難為情。

積臣把三母女的裸體看夠了,才讓她們回房休息。

這晚,亞華和亞美兩姐妹第一次一起裸睡,而月娥雖然以前也試過裸睡,但那是和丈夫做愛後,大家赤裸相擁而眠,今次是自己獨自裸體而睡。想起剛才乳房被積臣撫摸,竟然不自覺地摸起自己的乳房來,漸漸她也沉睡了。

一宿無話,三母女起床梳洗後便赤身來到飯廳,積臣已在用早餐。

「早晨,三位美女!」積臣語調輕佻,三母女一時不知如何回應,只諾諾地回個招呼。

「早餐後我們回公司,我先載亞美到鐵路車站,你放學後可在鐵路車站轉乘接駁車回來。這個是乘車證,一會兒我告訴你那裡是轉駁車站。」

早餐後,三母女回房穿衣。月娥已看到一套衣服放在床上,是一件短袖白色襯衫和一條黑色褶裙,當她穿上時,月娥發覺白襯衫頗為緊身,把她的曲線表露無遺,而且領下少了兩顆鈕釦扣不上,變成露出了乳溝,而下身是低腰迷你裙,裙襬則短到大腿中部以上,迷你裙的斜側面還要開一道口子。

月娥穿好後對著鏡子,太性感了,白色襯衣好透,迷你裙好短,隨時走光,但月娥沒有得選擇。

另一邊廂,亞美在穿衣,亞華奇怪哪裡是積臣指定的服裝,他又沒有說女傭會送過來。這時積臣已走進房內,亞美本能地想叫出來,但想到積臣已說過毋須知會她們便會進入房間,同時自己的裸體已給積臣看光,還怕什麼呢?

這時積臣帶亞華到房間一面的一個衣櫥,打開一看,全是性感的衣服,積臣挑了一件吊帶連衣裙,「就這件,不要穿內衣褲。」

當亞華穿上連衣裙後,她發覺露出了大半乳溝,幸好裙襬不是很短,但也到大腿中部,因裙襬是圓檯式,風一吹,裙襬向上揚,裙內風光會乍現,但她也無辦法,只有依照積臣的指示去做。

來到大廳,亞華看到母親月娥的服裝也呆了一呆,她想不到母親的性感也顯出她風韻猶存的一面。

積臣直視著月娥的一身衣著,令月娥有點不自然,積臣對月娥說:「我忘了告訴你,不可以穿內衣褲。待會在車上把胸圍和內褲脫下來,我們出門。」

三母女跟著積臣來到車房,亞華坐在積臣旁,月娥和亞美坐後座。

開車了,積臣說:「公司的人已知道亞華你的調職和月娥的入職,我會向員工介紹月娥為我的特別助理。亞華和月娥在公司不要以母女相稱,月娥要聽亞華的吩咐,明白嗎?」

積臣從倒後鏡看到月娥的點頭。

亞美在鐵路車站下後,自行乘鐵路上學,車子便駛向公司。車程上,三人沒有交談,亞華內心很緊張,穿著這麼性感的衣著回公司,平日自己都不是這個樣子,不知同事怎樣看自己?月娥顯得很平靜,本以為把身體抵押給積臣,會有難以想像的事發生,但出乎意料之外,大家只是赤裸相對,給他摸摸乳房,既然身體都抵押給他了,他要怎樣也要接受。

亞華告訴她,積臣不過三十開來已自己開設公司,而且看來積臣又不是想像中那種令人噁心的人,樣子也帥,昨天看他的裸體,健碩均稱,抱著他是不是好有安全溫暖感呢?『哎呀,自己怎會想這些?』

積臣一路開車也沒有說話,想起昨晚她們三母女的裸體,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喜悅感。他時不時從倒後鏡看月娥,她已脫去胸圍內褲,胸前兩點透現,再斜望身旁性感的亞華,從他的角度,兩點是若隱若現的,積臣臉上泛起絲絲的微笑。

回到公司,所有人都望著積臣、亞華和月娥。

「各位同事,今天有位新同事加入我們,她就是月姐,她的職位是我的特別助理。」

公司裡的人都看著月娥,月娥的一身打扮令所有人都眼盯著她不放。大家想不到眼前這位徐娘的身材是如此的曲線玲瓏,加上胸前兩點若隱若現,短裙下的一雙白皙長腿,比年青的少女還要好看。

月娥鞠躬說:「大家好,請大家多多指教。」由於月娥的襯衣領口有兩顆鈕扣不上的,她的鞠躬使她的半個乳房漏光在大家眼裡。

「好了,大家繼續工作。」積臣指著他門口的桌子說:「亞華,你的桌子在那兒。」

大家的目光又轉向亞華,亞華的吊帶連衣裙不但露出了大半乳溝,更現出凸起的乳頭。大家的目光令亞華有點難為情,她急步走到座位開始工作,更令她難為情的是,桌子下面是沒有隔板的,而她的座位是向著其他同事,當她坐下,裙襬被扯高,一雙大腿便暴露在眾人眼中,如果她張開腿,連陰毛也會被看到。

亞華感覺到同事的目光,他們肆意地看她的胸部和大腿,不過他們都沒有什麼說話,只是平日跟她有說有笑的女同事都沉默不語。她也明白,作為積臣的私人秘書,大家都好像知道那是什麼一回事,只有她自己心中明白。

中午積臣帶著亞華外出午膳,卻留下月娥和其他同事外出午膳。一天下來,月娥已和幾位同事開始混熟,因為月娥不介意他們吃她的豆腐。

下班,積臣和她們回住所,一回到住所,亞華和月娥便要脫掉所有衣服,女傭自會拿去清洗。如昨天一樣,積臣和三母女一絲不掛的用晚膳,之後,三母女要一字排開,積臣像欣賞畫像一樣把三母女的裸體細意觀賞,並時不時撫摸她們的肌膚,積臣特別喜歡摸弄月娥的大乳房。他看夠了才讓三母女回房。

接下來半個月,每天都一樣,三母女赤身吃過早餐後便穿衣跟積臣出門,月娥每天都是穿著同一款式的衣著,而亞華,積臣每天都會指定衣服給她穿,但全都是低胸短裙之類的性感衣著。

這半個月來,天天如是,三母女已習慣在屋內全裸,也習慣給積臣觀賞和撫摸她們的裸體。而週末週日,積臣都沒有外出,三母女也是留在屋內,自由打發時間,而積臣也沒有打擾她們,只偶然走進她們的房間看看她們,她們也都習慣了,因為大家都是赤裸相對,沒有什麼避忌。

月娥在這半個月來,和公司幾乎全部同事都混熟了,男的固然喜歡她,可以吃她豆腐;女的對於月娥這個徐娘根本不放在眼內,所以對月娥也不避忌。最慘是亞華,同事的目光都落在她性感的衣著上、她暴露的身體上,但所有同事對她都避忌三分。

每天積臣都和亞華外出午膳,起初兩人沒有太多話兒,半個月來,二人話題漸多。可能由於共同住在一起,又一起工作的關係,而每次外出午膳,亞華的性感衣著總會引起途人的目光,亞華由不自然逐漸變成習慣了。

一天,月娥不知何故工作上犯了點疏忽,積臣很火大,竟要處罰月娥,而處罰的方式令亞華意想不到。

「你這個疏忽令公司蒙受很大的損失,你知道嗎?」

月娥望著積臣冷冰冰的臉色,都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怪自己。來到公司半個多月,和那幾個小伙子混得有點熟,那幾個小伙子又時時哄她,她給他們哄得心花怒放,工作上開始有點不在心。

亞華也看到母親近日的工作有點異樣,一晚她們回房時,亞華特意走到母親房間,母女二人直接互相望著對方。雖然半個月來,母女二人都習慣了全裸在屋內,但二人這樣直接互相看著對方,還是頭一趟,突然大家好像有點不自然。

月娥始終是老經驗:「有事跟我說嗎?」

亞華把自己的感覺都告訴母親,叫她工作要留心,犯了錯,積臣可很兇的。月娥叫亞華放心,她自有分數。

誰知話剛落,月娥便闖了禍。

月娥垂下頭來,不敢正視積臣:「積臣先生,我……」

「我要罰你,今天下午你要全裸在公司工作直到下班。」

月娥一聽之下整個人呆了,在積臣家中全裸,那是在私人空間,雖然在辦公室穿著那麼性感的衣著上班,她也知道會時不時走光,但身上還是有衣服啊,而現在要在辦公室內全裸,呀,很羞啊!

積臣沒等月娥有什麼反應,已拿起電話:「亞華,你進來我辦公室。」

亞華來到積臣辦公室,積臣說:「月娥在工作上出了錯,現在我罰她今天下午全裸在公司工作,一會兒你帶她出去,當眾宣布,並替她脫去衣服,衣服由你保管,沒有我的指示不准穿回。」

亞華聽到積臣這個決定也嚇了一跳,她們母女三人在積臣家裡全裸那是私人地方,可現在這裡是辦公室啊!還要自己親手脫去母親的衣服,讓公司裡的人看光母親的裸體,這個……

積臣已站起來命令亞華道:「亞華,帶月娥出去!」亞華只好無奈地挽著月娥的手臂走出積臣的辦公室。來到門外,亞華環顧四週,只見同事們都看著積臣辦公室的門口,鴉雀無聲,亞華回頭看看站在門口的積臣,他用眼神示意她要開始了。

亞華看看自己的母親,再看看各人的臉,她說:「各位同事,由於月姐犯了錯,要接受懲罰,今天整個下午,她要……要……全裸工作。」大家聽到亞華的宣布都面面相覷,一臉不相信又期待的樣子,大家都望著月娥。

亞華轉身面對自己的母親,雙眼輕泛淚光,月娥用嘴形叫女兒忍著,並示意脫她的衣服。亞華解開月娥襯衣的鈕釦,把她的襯衣脫了下來,由於月娥是沒有穿胸圍的,她的一對雪白的豪乳便盡現人前,月娥的臉已紅了大半,她不敢向前直望。

亞華再解開月娥迷你裙的釦子,接著蹲下把月娥的裙子褪到腳踝,月娥把腳踏出裙子。月娥除了腳上一對鞋子外,全身便是一絲不掛了,在同事面前完全脫光,她感到很羞怯,很自然地用手捂住陰戶,另一手遮掩著兩個乳頭。

「放開手!把手放背後。」積臣命令她,月娥只好把放到背後,讓自己的乳頭和毛茸茸的陰毛完全暴露在眾人眼底,各人也肆意地打量她無遮無掩的裸體,月娥羞得低下頭不敢看眾人。

亞華這時已拿著月娥的衣服返回自己的座位去,看著全裸的母親任由同事的視姦,她內心也感到幾分的羞澀愧。

積臣走到月娥身邊:「希望各位同事用心工作,公司賺了,不會虧待各位,但做錯了,令公司蒙受損失,月姐就是樣版。好了,大家繼續工作吧!」積臣說完便返回自己的辦公室去。其他同事聽了積臣的話都打醒十二個精神,特別是女同事,看著月娥的裸體,內心感到一陣熾熱,臉上泛紅。

整個下午月娥赤身裸體在辦公室內工作,她的工作要時不時離開座位走到其他同事的座位,因而她的裸體便給同事們近距離地觀看,不知怎的,那種被視姦的目光,令月娥內心感到一陣陣的熾熱。

起初大夥兒看著月娥的裸體都有點不好意思,但月娥時不時來到自己的座位交收文件,月娥兩個雪白的奶子、兩顆凸起的乳頭、胯下毛茸茸的陰毛,完全近距離地無遮無掩地呈現眼前。時間過久了,大家也就直視月娥的裸體,接近下班的時間,大家已不當月娥的裸體是一回事了。

下班時間過了,所有的同事都走了,積臣還在辦公室內,亞華和月娥當然未能離開。待到積臣從辦公室出來,亞華望望積臣,希望他有指示可以把衣服給母親穿回。

積臣來到亞華的辦公桌,冷冷的說:「你把月娥的衣服帶回去給女傭清洗,月娥裸著身子跟我回去。」月娥一聽臉上更紅,要全裸離開辦公室走到停車場,會給警衛和這幢大廈其他上班的人看到自己的裸體,那豈不是羞死了?

月娥全裸的跟著積臣離開辦公室,他們乘升降機到停車場,幸好升降機內沒有人。來到停車場,遠遠看到有人取車子,他們瞥見有裸女也都望過來,月娥羞得只低著頭,不敢看前方。

沿途回去,有車輛經過都會望向車廂內的赤裸月娥,月娥全程低下頭不敢望出車外。亞華坐在積臣旁,偷偷望望積臣,看見他臉無悅色,相信母親犯下的疏忽,積臣還未弄妥。

吃飯時積臣一言不發,平時積臣都會有說話的,月娥心知不妙,亞華和亞美更不敢多問。

飯後,積臣也不如以前那樣要三母女一字排開給他欣賞三母女的裸體,他叫亞華和亞美先回房,月娥則隨他到書房去。

月娥來到積臣的書房,積臣指示她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月娥坐下,她胸前兩個乳房直刺刺地對著積臣的眼前。

「今次你犯下的錯誤……唉……」

「積臣先生,我知道我犯下錯誤令公司蒙受損失,我願意做任何事來抵償,我的身體已是你的,你要我怎樣做我就怎樣做。」說完,月娥低下頭不敢望著積臣。

積臣說:「你抬起頭來望著我。」月娥抬起頭望著積臣,積臣看著這位四十多的中年婦人,一張俏麗而帶點成熟的臉龐,身段仍是那麼豐滿婀娜,絕不遜色於她的兩個女兒。

月娥的裸體給積臣看過不知多少遍了,但給他如此直刺刺地望著自己,望得月娥有點不自然。

積臣說:「那個客戶一早已看上你,今次的疏忽給了他有個藉口,我本不想你這樣做,而且我又不知道你……」

月娥明白弦外之音:「不要緊的,積臣先生,今晚你就看我行不行吧!」

月娥一早已把自己豁出去,所以說完便起身走到積臣身旁,一口就含著他的下體吞吐。不久,積臣下體暴漲,他讓月娥翻身伏在桌上,從背後插入月娥的陰道抽送,同時兩手摸玩著月娥搖晃的大乳房,月娥被積臣抽插得淫叫連連。

二人在桌上、地上、椅上交戰纏綿,最後積臣要爆發了,他想抽出來,月娥抱著積臣的背說:「射進來吧,我的身體是你的,你射進來吧!」隨即便感到一陣燙熱,她的高潮也來了。

自從丈夫過身之後,月娥很久沒有再做愛了,今日的激情,再度撩惹起月娥內心的性慾。月娥依偎在積臣赤裸的胸膛裡,赤裸的身軀給樍抱著,月娥想日後的日子要好好享受男人的愛慾,兩人溫存了好一會兒才起來。

該晚,月娥就在積臣的臥室過夜,那個晚上,兩人又交戰了好幾個回合,直到大家感到滿足才互相抱著睡去。

當月娥醒來時,積臣已起床,她返回自己的房間梳洗,便赤身到樓下飯廳用早餐,兩個女兒已在,但未見積臣。

亞華看見母親一臉春風,好生奇怪,便問:「昨晚積臣跟你說了什麼?怎不見你來跟我說?」

月娥一臉紅霞,但不想女兒知道昨晚和積臣發生的事,便道:「我已向積臣說我願意賠償公司的損失。」

亞華吃了一驚:「怎麼賠?」

月娥笑笑說:「不用擔心,我會搞定的。」

這時積臣來到,他手上拿著一件衣服說:「月娥,你今天就穿這件衣服上班吧!」月娥一看,是一件黑色蟬薄透明紗裙,穿上了有如沒穿一樣,因為乳房和陰毛是完全可以看見的。月娥明白積臣的用意,昨晚他已告訴她他要怎樣做了,既然身體都給了他,也就任由他擺布。

早餐後,四人如常的穿衣上車,亞美在鐵路車站下車。

回到公司,由於昨天月娥下午時段是全裸工作,大家都看過她的裸體,所以今天大家看到月娥的透視新裝都不感到驚奇。今天月娥穿著透明裝也不好外出午膳,辦公室幾個小伙子都向月娥大獻殷勤,又幫她叫外賣又圍哄著她一起用膳,不外乎想大吃眼睛冰淇淋。

今天積臣沒有外出午膳,叫了外賣,他一個人在自己的辦公室,這使得亞華有機會跟其他女同事一起外出午膳。她們本來十分妒忌亞華,但見積臣對亞華的態度,她們也推斷一二,巴結亞華也來不及,無謂和自己的飯碗作對,也希望在亞華身上探得大老闆的一二也好。

到了下班時間,積臣帶著亞華和月娥準時離開公司。回到大屋,積臣對亞華說:「今晚你和亞美自己吃晚飯,我要和月娥出去。」然後又對月娥說:「你到亞華房間挑一件衣服穿,亞華會你告訴房間的衣櫥,半小時後到樓下來,跟我一起外出。」

亞華便和月娥到房間去,亞華問月娥:「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月娥簡略地說要去應酬那個客戶,亞華從母親的眼神也猜到是什麼一回事。

亞華問:「為什麼他要這樣做?」

月娥說:「不要怪他,他不想的,你不見他昨天沒有說話嗎?是我自己願意的,我犯錯了,我自己來承擔,我不想再連累人,我已對不起你和亞美,都是我不好……」

亞華抱著月娥說:「媽,不要說了,快點穿衣吧,他在等著呢!」

月娥看著滿櫃的性感衣著,她挑了一件露肩低胸的連身長裙,但裙兩側開有一個及腰高叉,把整條大腿暴露出來,既性感又高貴。月娥穿好來到大廳,積臣看到月娥的一身打扮也不禁叫了一聲。

亞華目送母親和積臣離開大屋,內心有點擔心,這時亞美來到問她,她望著赤裸的妹妹,也不知如何回答。這時身上只穿著圍裙的女傭請她兩姐妹到飯廳用膳,兩姐妹如常地到飯廳去。

積臣帶著月娥來到一間五星級酒店的牛扒房,來到廂房,那位客戶廖先生已在等候,月娥在公司見過他好幾次了。他看見月娥的性感打扮都不禁讚美月娥一番,令月娥也感到飄飄然,想不到自己還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膳後,一行三人便到酒店的一房間去,月娥當然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到了房間,積臣陪他喝了一會酒便告辭離開。

積臣回到住宅,他在吧櫃喝起酒來。亞華因掛念母親,聽到積臣回來,便走到樓下來,看見積臣一人在喝酒,她不敢打擾他,轉身想離開,誰知不小心觸踫到東西。

積臣發覺有聲響:「誰?」亞華只好回答:「是我。」

積臣看見是亞華,向她招手:「來,陪我喝杯酒。」亞華走到吧櫃,在積臣身旁坐下,積臣遞給她一杯酒,再舉起自己的酒杯一飲而盡:「我不想這樣的,但公司又不能失去這個客戶……」

「媽已告訴我了,我只是擔心媽她……」

「這個你不用擔心,保羅都是個斯文人,只不過我不喜歡被人乘人之危。」

亞華看著積臣一臉無奈,不知再說什麼好,而積臣也看著亞華,二人四目交投,二人內心都有一種電流的衝動……

月娥看著積臣離開關上房門,房內只剩下廖先生及自己,月娥只坐在床沿,低下頭。

廖先生坐在月娥身旁:「阿月,我這樣叫你好嗎?」

月娥說:「隨便你喜歡,廖先生。」

「不要那麼生礙,叫我保羅,不如你先到浴室洗澡吧!」

月娥點點頭便起身到浴室去,脫下衣服,走到淋浴間,不久,浴室充滿著水蒸氣。突然月娥感到有人走進來。

「不用怕,是我,我們來個熱身。」

月娥心想今晚橫豎都是要給他的了,也就隨他怎樣做也好。

保羅走進來,伸手便摸著月娥的乳房,月娥感到他一雙手很溫柔的撫摸著,他的手又慢慢地摸到腰、臀、大腿、小腿,然後又回到兩腿之間,手指在陰毛叢中撥來摸去,突然一根手指插入月娥的陰道,月娥「呀」叫了一聲。

保羅一手撫弄月娥的乳房,一手指姦著月娥的陰道,月娥被弄得開始微微呻吟,保羅又乘機親月娥的嘴,二人狂烈地吻著。

兩人沒理會身上還是濕的,一邊吻著一邊摟抱著走出浴室來到床上。保羅進入月娥的身體,月娥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她隨著保羅的抽插扭動腰臀,二人像水一樣融合在一起。

一番纏綿激戰,高潮過後,保羅仍擁著赤裸的月娥,一隻手還在月娥的裸體上輕輕的游移著。

「你願意做我的女友嗎?」

保羅突如其來的問題令月娥幾乎不知所措:「為什麼?」

「我第一次看到你已喜歡上你,我問過積臣,他說你是他女友亞華的母親,所以我不敢向你表示。我不是一個乘人之危的人,但我太喜歡你了,所以才向積臣提出今次的要求,讓我可以一親香澤。」

月娥一邊聽著保羅的話,一邊望著面前的裸男,他也不賴,剛才也能滿足到她,只是目前自己的身體由不得自己作主,而且她也不想只給一個男人縛著啊!「讓我考慮一下吧,而且我怕你未必接受到我呢!」

「不會,只要你肯做我女友,我什麼都不怕。」

「真的?」月娥用手捋著保羅的下體,很快二人又再交纏在一起。

保羅躺著,月娥在上,保羅兩手不斷把玩著月娥的一對大奶子,慾火的熾熱燒遍全身,月娥一邊上下挪動,一邊發出淫蕩的叫聲……

一覺醒來,亞華見身邊已是空著,積臣早已起床。亞華用手撫摸仍微暖的被褥,想起昨晚的溫存,自己也不明所以。

二人四目交投,兩唇緊接,亞華已是一度迷惘。積臣一邊吻著亞華,一邊一雙手在亞華赤裸的身上游移,亞華感到快感充滿全身,春情蕩漾。兩人就在吧檯上結合,亞華迎合著積臣的衝刺……良久,二人喘著氣互相摟抱著。

過了好一會兒,積臣牽著亞華的手走向他的房間去,在床上,積臣又再次溫柔地愛撫亞華的赤裸胴體,亞華雙目迷濛,放軟身體,任由積臣對自己赤裸嬌軀的愛撫和吻啜。

亞華享受著被撫摸的快感,慢慢地她發出來自慾火的呻吟,她需要堅實的充滿,她要求積臣的進入,她扭動腰肢抬起屁股配合著積臣的衝擊。積臣強烈的衝擊使亞華高潮迭起、欲醉欲死,她抓著積臣的背淫叫……

亞華不再想太多,她起床梳洗沐浴,到樓下飯廳去。

妹妹亞美看見姐姐亞華,便問道:「姐,你昨晚沒回房啊?」亞華臉上一陣紅暈,也只好如實告訴亞美。亞美聽了後,內心竟泛起一絲絲的妒意,自己也不知何故。

就在這時,積臣已和月娥回來。積臣對亞華說:「今天午間我有牌局,到時你來陪我一起。」亞華應諾後便和母親妹妹到泳池邊去,母女三人一邊裸泳,一邊聊天。

牌局在樓下的休閒室進行,亞華穿了一件露肩低胸長裙,既性感又高貴,裙兩邊還開有高叉,把亞華一雙美腿表露無遺。當積臣向眾人介紹亞華是他的女友時,亞華暗自吃了一驚,她何時變成了積臣的女友?眾人都讚賞亞華的美艷,令亞華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牌局結束,亞華回房脫下衣裙,這時候月娥走來向亞華說:「我們給積臣騙了。」

亞華錯愕:「什麼意思?」

月娥說:「剛才我到廚房取東西,我看見你們牌局的客人離去,當中有一名女子,就是騙我的那名女子,原來積臣是他們一黨的,我們給騙了也不知!」

「是哪位女子?」

「就是穿黃綠碎花連身裙的那名女子!」

「呵,媽你誤會了,那女子是積臣朋友的朋友,積臣也是今天才認識的。」

「那是怎麼一回事?」

「積臣和朋友每星期都有牌局,今天輪到來積臣家中,他的朋友馬丁帶了一個新朋友來,連積臣自己也不知道呢!」

「原來是這樣!」

「媽,你肯定是她?」

「她化了灰我也認得!起初她表現得很好人,到後來要我還錢時,她的臉色可真討厭,尤其說到沒錢還時要我三母女做妓女還錢的嘴臉,簡直……大家都是女人……」月娥說得氣憤也說不下去。

亞華上前抱著月娥:「媽,我們要教訓一下這個女人,明天我們去找積臣,看看他有沒有辦法。」

第二天早餐後,母女二人去找積臣,月娥向積臣說出那女子就是騙她的人,亞華希望積臣可以幫她們出口氣。

「唔,我對這對男女也有疑心,那男的明明可以贏的,卻故意輸給大衛,經你們這樣一說,我倒要查查。這樣吧,我要點時間,晚飯後你們來我房,我看可以怎樣做。」

晚飯後,母女二人在積臣房間,積臣說:「我查過了,男的叫大衛,女的叫仙蒂,兩人都是騙徒,有錢就騙錢,無錢就逼良為娼,這種人非要教訓不可,不過……」

亞華迫不及待地問:「有問題嗎?」

「問題是你們可能也要參與其中。」

月娥說:「沒問題,你要我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出回這口氣,把那個女人整治一番便可了,我們什麼都願意做,而且我們的身體都押了給你呢!」

「那麼我就安排一下。」

這時月娥在亞華耳邊說了些話,亞華一臉紅暉。月娥走到積臣身旁,在積臣耳邊說:「今晚我們母女二人服待你好嗎?」月娥說完向亞華招手,亞華來到積臣另一身旁,母女二人用赤裸的乳房擠向積臣的臉頰……

自從積臣答應幫月娥報仇後,月娥對積臣真箇千依百順,連對保羅也若即若離。月娥也曾問積臣為何對保羅說她是他女友之母,積臣只是支吾以對,月娥心裡明白,也不再問下去。

積臣為了安排替月娥報仇之事,叫月娥暫且不用回公司,在家裡勤加練習牌局,剛好亞美的大學已近學期末,考過試和交上Paper後,基本上都不用回大學,於是亞美也留在家中和月娥一起操練。

現在積臣每晚用膳後都會如前一樣叫她們三母女一字排開,欣賞三母女的裸體,或撫摸她們的肌膚。由於積臣與月娥和亞華已有過性交,也曾和兩母女一起3P過,因而積臣也不避諱叫亞華到他房間去陪他,只是亞華有時不想太冷落亞美便表示不想,積臣也不會勉強亞華,這時月娥便會自動替補亞華。

亞美知道姐姐和母親與積臣的事,她看在眼裡,但不知為何心裡總有點不是味兒,自己的身體都給積臣看過摸過,就是沒有那一點點,有次積臣在她的陰戶旁磨蹭,她的心剛衝起了些電流感,但積臣的手已挪開了,自己感到好像有點失落。

有時候亞華到了積臣那兒去,亞美自己一人在床上輾轉反側,想著姐姐和積臣……唉,難道自己也想……這晚月娥應了保羅的約會出去了,亞華因生理有點不舒服要早點休息,所以晚飯後,積臣自己回房去了。

亞美心裡覺得有點不是,母親赴約,姐姐身體不舒服,還有我亞美呀,晚飯後為什麼積臣不像往時一樣做呢?亞美來到積臣房門口,房門虛掩著,從門隙亞美看到積臣坐在椅上背著門對著窗戶,亞美輕輕推開房門,躡手躡腳走進房來。

「是亞美嗎?」

亞美冷不防積臣竟然知道是她,便嚅嚅說:「是我。」

「你過來。」

亞美走到積臣面前,自覺地把手放在背後,亞美已習慣了面對積臣要三點畢露,讓自己的乳房和陰毛可以展現出來,讓他視姦自己的裸體。

積臣問:「有話想說?」

亞美點點頭。

「說吧!」

「是不是我不及母親和姐姐?」

「不是。」

「那你今晚晚飯後……為什麼……不看我?」亞美說完臉紅低下頭,她也不知自己為何會這樣說。

積臣笑了笑,說:「我想你也知道我和月娥及亞華的事?」

亞美點點頭。

「所以我不想傷害你。」

「那你討厭我?」

「不是啊!」

「你只是和媽及姐好,不想和我好,不是討厭我是什麼?」亞美說完竟嗚咽起來,積臣給亞美的舉動嚇了一驚,連忙上前抱著她說:「傻女,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亞美兩手攬著積臣的脖子,用嘴唇封著積臣的嘴,用自己雙乳貼緊積臣的胸膛,亞美狂熱的舉動令積臣兩手不自覺在亞美赤裸的背臀游移……熱烈的吻使二人再不能自禁,積臣的手在亞美的陰戶上撩撥,亞美張開兩腿好讓積臣的手可以肆意玩弄她的陰戶……最後兩人倒在床上,亞美放軟了身子,任由積臣吻遍她赤裸的嬌軀,她閉目享受著積臣的撫摸。

突然亞美感到陰道被脹滿,她不由自主地「呀」的叫了一聲:「痛……」

「你還是……」

亞美點點頭。

積臣便放輕點力,慢慢的、一點點的進入。亞美感到的痛楚好像電流一樣衝擊她的心坎,但她感到需要……她發出呻吟,竟不自覺的提起屁股,好讓積臣能深深的插入,痛楚變成快感令她有如登仙一樣……當積臣噴射時,亞美也得到高潮,她抱著積臣的背長叫一聲,便頹然倒在積臣的懷裡,她感到很滿足。

那晚亞美讓積臣再進入她的身體,今次她已略懂配合著積臣的進攻而擺動屁股,無法形容的快感令亞美再次有如進入天堂的感覺……

亞美醒來時,積臣已起床離開臥室了,亞美便下床回到自己的房間去,她剛洗好浴,赤身走出浴室,看見亞華已醒來起床。

「亞美,昨晚你在他那兒?」

亞美笑笑點點頭。

「他要你……」

「不,是我自願的。」

「你不必這樣做……」

「姐,我……他跟你好,我也好想和他……我不知道……姐,對不起……」

亞華上前抱著亞美,說:「唉,傻妹,可能是我們欠了他吧!」

兩個赤裸的身體互相抱擁在一起,兩對乳房緊貼著,感覺彼此的呼吸,最後大家都笑了起來,亞美還在亞華光滑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有人說,女人和男人有了性愛之後,女人除了特別容光煥發之外,更加誘發出女人的放蕩淫慾。自此之後,積臣再不必在晚飯後如命令式地要三母女一字排開讓他賞玩她們的裸體,他隨時可以摸玩她們的裸體,三母女都樂意自如地任由積臣摸玩。

亞美差不多每晚都要纏著積臣,但積臣總要亞華陪他,於是常是兩姐妺陪伴積臣玩樂;有時月娥沒有赴保羅的約會,三母女便一起和積臣玩,個多月下來,三母女已漸被積臣調教得貼貼服服。

月娥和亞美的牌局已操練得很熟練,而牌局之約也到了,這晚三母女換上不同的服裝,月娥和亞美穿白襯衣黑短裙,亞華穿了一條露背深V貼身短裙,乳溝全現和露出大半個乳房,而美白的大腿更完全暴露著。

三母女和積臣駕車來到一所County Club,他們進入VIP房,積臣拿出面罩叫月娥和亞美戴上。一會兒後,積臣的朋友維克到來了,亞華在上次牌局已見過他,他和太太麗塔一起來,亞華第一次見她。

麗塔容貌標緻,身材惹火,她穿了一條貼身長裙,像似密實,但在強光照映下則十分透視,由於貼身關係,她是沒有穿胸罩和內褲的。麗塔一見積臣便和他擁抱,二人狀甚老友,積臣介紹亞華給麗塔認識。

「哎呀,劉小姐人又斯文,樣子又漂亮,積臣你去哪裡找得個如此佳人?」

「叫我亞華好了。我哪裡及得妳那麼美麗動人!」

「積臣你死好命,人已經這麼美,口還那麼甜。」

這時積臣的朋友馬丁及她太太麗莎和大衛、仙蒂也來到。亞華已見過馬丁和麗莎,今次麗莎穿了一條四方領的連身短裙,頸項戴了一條珍珠鏈,顯得高貴大方。麗莎見到亞華,便上前和她打招呼,而她和麗塔也很熟絡的。

馬丁介紹麗塔給仙蒂,仙蒂今晚穿了一條連身長裙,裙兩邊各開有至腰的高叉,美白的長腿完全露出。

積臣說:「人到齊了,我們開始吧!」於是各人抽簽號按位入座,首先是維克、接著是積臣,然後是大衛,最後是馬丁。

各人坐好後,積臣拿出一張銀行收據給女侍:「這是五十萬存款收據,已存入貴會所。」女侍接過收據說:「好的,林先生,五十萬籌碼馬上送來。」

維克和馬丁也把銀行存款收據交給女侍,馬丁用眼神提示大衛,大衛連忙拿出收據來交給女侍。五十萬對大衛來說不是一個小數目,他為了今次的賭局,欠下不少債,但他心想只要今次贏了,便可連本帶利討回來。

這時女侍拿了各人的籌碼來給各人,積臣說:「今次Dealer不用會所的,用新人,有沒有意見?」維克和馬丁沒意見,大衛心想不用會所的老手也好啊,便表示同意。

積臣向阿美招手:「阿May,你過來。」阿美戰戰兢兢來到桌邊,積臣用眼色示意阿美,阿美會意,她向各人鞠躬,說:「我叫阿May,為表示公正,我會全裸做我的工作。」

阿美說完便把白襯衣黑短裙脫去,她沒有穿胸罩內褲,脫去衣裙後便是全裸的了,她還在眾人面前轉身一圈,以示清白。阿美從未在陌生人面前三點畢露,現在全身裸露無遺,面具下的臉紅透了,幸好有面具,沒有人看到她羞紅的臉。

大衛也想不到全裸Dealer,只見她一身嬌嫩,兩乳豐滿,乳頭纖小,腹部平坦,胯下一片茂密,兩腿修長,臀圓肉白,看得人也有幾分暈眩,他要攝好心神了。

牌局開始了,他們玩的是五張換撲克,這種玩法看似容易,要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則要下許多苦功。

開始時大家有輸有贏,接下來大衛比較贏得多,而維克則輸了很多,他的籌碼所餘無幾。

這手在大盲注時馬丁和積臣蓋牌,換牌後維克把所餘的等碼全押出去,大衛跟注並加註。

維克笑笑說:「我跟,我以麗塔做抵押。」

麗塔聽見維克用她做押便說:「你好壞,又用人家來做押。」

麗塔說完把身上的衣裙脫下來,麗塔脫下衣裙便是全裸的,她果然沒有穿內衣褲,麗塔一身白肉勻稱,兩乳豐碩,乳頭嬌艷,腿腴臀圓,下身原來是天生無毛的。大衛看著一絲不掛的麗塔,真箇全身白肉「無毛」,兩個乳頭直翹翹,一道白屄亮光光,看得下體少不免有些反應。

馬丁說:「麗塔的身材仍然那麼標緻!」

麗莎說:「哼,總是人家老婆好!」

馬丁連忙說:「你當然也不差啊,要不要給大家評評?」

麗莎說:「你壞……」

這時維克把麗塔的衣裙放上彩池,說:「衣裙代表我把麗塔押上,如果我輸了,麗塔就是你的,你要對她怎樣都可以。開牌。」

大衛笑笑開牌,四條K加一隻A,其他人一看也為之訝然,大家望著維克,只見維克從容開牌,大家一看,不禁發出「啊」的一聲來,維克的牌是♦Q♦J♦10♦9♦8同花順。

維克抱著赤裸的麗塔說:「我怎捨得把你輸掉啊!」說完在麗塔的乳頭上啜起來,麗塔推開維克說:「嗯,不好,他人看著不好呀……」大家看到他們的舉止也都笑了起來。

維克雖然沒有輸掉麗塔,但麗塔也不能穿回衣服,仍要全裸在場。後來維克輸多了便退出,他一邊觀戰一邊摸玩著麗塔赤裸的身體。

這手,大衛蓋牌,只餘下積臣和馬丁對決,這時馬丁押下全部籌碼,並說:「我加註五十萬,以麗莎抵押。」

麗莎說:「你又壞了……」但麗莎說完把連衣裙脫下,原來她也沒有穿內衣褲。脫下連衣裙後,除了頸項的一條珍珠鏈,身上便無寸縷了。麗莎的身材曲突有緻,乳房飽滿,腿長腰細,陰毛黑壓,與一身白肉相映照,看得人心神出竅。

積臣說:「好,我跟。」

馬丁把麗莎的衣裙放上彩池,說:「開牌。」

馬丁是K俘虜,而積臣是J俘虜,馬丁險勝。

麗莎說:「你差點把人家輸了。」

積臣笑笑說:「想摸摸麗莎也不行了!」麗莎對積臣嫣然一笑,說:「不是給你們看光了嗎?」

麗莎同樣也不能穿回衣服,要全裸在場。

馬丁把幾個籌碼丟給全裸的阿美,說:「換Dealer。」阿美接過了籌碼,說:「謝謝馬丁先生。」她便退下場。

積臣向月娥招手並向她示眼色,月娥會意地先把白襯衣黑短裙脫去,全裸的走過來賭桌。月娥因曾經在公司裸露過,今次在陌生人面前全裸,感覺已自如得多了。

大衛看著這位全裸Dealer,一身白肉,兩乳碩大,雖微墮,但乳頭翹起,腰腹有點豐滿,但不失婀娜,胯下一片濃密黑茸,與兩條白肉長腿相襯映,看上去是熟女身材,卻也甚誘人。

月娥來到賭桌,向眾人轉身一圈,展示她赤裸無遺的身軀,然後開始她的工作。

馬丁說:「積臣,你的Dealer都那麼正,以後要到你那裡玩牌了。」

再接下來幾手,馬丁連連敗北,便也退出,他也是一邊觀戰、一邊摸玩著麗莎赤裸的身體。

現在只餘下大衛和積臣對局,過了幾手,大衛和積臣的注碼不相伯仲,大衛心中計算,下一手拿到好牌,非要狠注不可了。

這手大衛果然拿了一手好牌,下大盲注時,大衛和積臣都押下全部注碼,氣氛相當緊張。這時積臣轉頭叫亞華拿飲品給他,一不少心積臣露了兩張牌出來,給仙蒂瞥見,而積臣好像沒有察覺到。仙蒂連忙把嘴湊到大衛耳邊,只見大衛點點頭。

亞華把飲品拿給積臣,積臣喝了一口,看看大衛,又看看自己的牌,他要換三張牌,他看著月娥,摸一摸自己下巴,月娥笑笑發他三張牌。

大衛不換牌,積臣換過牌後加註,他說:「我押上亞華。」

大衛看著積臣所換的不是仙蒂所瞥見到的牌,他心想,積臣就是換來三張好牌,最大不過三條,就算是同花,嘿嘿,他的階磚怎大得自己的黑桃?他望望仙蒂,大家都明白押上自己女人是什麼意思了,仙蒂點點頭,於是大衛笑笑,說:「好,我也押上仙蒂。」

大家都望著亞華,亞華也只好依照規矩把露背深V貼身短裙脫下,她也是沒有穿內衣褲,脫下連身裙,亞華便是一絲不掛了。

大家看到亞華的裸體都「啊」了一聲,亞華細腰豐乳,兩乳大而挺,粉紅乳頭,胯下一片茂密,兩腿修長,臀圓肉白,看得人眼也瞪直了。亞華三點畢露在眾人面前,羞得低下頭來不敢正視他人。

然後是仙蒂,她褪下連身長裙,露出兩個白白飽滿的乳房,乳暈較大,乳頭較深色,卻別有引人之處。接著仙蒂脫掉她的T-Back,兩腿修長勻白,臀高圓厚,陰毛不多不少,剛剛覆蓋陰阜,仙蒂的一身白肉,婀娜的身材,顯發出的是少婦的誘人風韻。

仙蒂全裸面對著眾人,雖然在場除女侍外,其他的女士已脫清光,她還是羞得滿臉通紅低下頭來。

這時積臣和大衛把自己女人的衣裙放到彩池上,是開牌的時候,大家視線從兩位美美的裸女身上轉移到賭桌上。

大衛開牌,他拿的是♠K♠J♠8♠4♠3,大家看到都靜下來望著積臣,積臣不慌不忙地開牌,大家一看,不禁「呀」一聲叫了出來,他拿的是♦A♦2♦3♦4♦5。

大衛頹然坐在椅上不知所措,輸掉了仙蒂,輸掉了五十萬,怎樣還債啊?仙蒂更是呆在當場,不知如何是好。

月娥看著這一幕,內心涼快,眾人不悉月娥面具下的笑容是多麼的燦爛!這時維克走到大衛身旁,遞給他一張紙,大衛一看,臉如死灰,他望望仙蒂,仙蒂連忙拿過來看,她一看差點昏了。

上面寫著:「我王大衛自願將溫仙蒂抵押給林積臣以抵償五十萬元債項直至王大衛還清債項為止,抵押期間,溫仙蒂的身體任由林積臣先生全權處置,溫仙蒂不得異議和反對,王大衛也無權過問。即年即日即時生效。」

維克說:「簽名打指模吧!」大衛看著仙蒂,又看看維克,維克的手按在他肩膀上,他感到全身酸軟,只好照做。

大衛簽過名打過指模後,維克示意女侍,女侍在門外招呼兩名大漢進來,把王大衛押了出去。仙蒂看著大衛被押出去,欲哭無淚。

積臣在維克和馬丁耳邊不知說什麼,二人只點點頭,這時麗塔和麗莎已穿回衣服,分別挽著維克和馬丁手臂離去了。

亞華、月娥和亞美因未得積臣示意,三人仍是全裸,積臣對她們三母女說:「你們也穿回衣服吧!」

積臣拿起仙蒂的衣裙,仙蒂望著積臣,以為是積臣把衣服給自己,誰知積臣拿給月娥:「你留著它吧,她用不著了。」月娥當然歡喜地拿著仙蒂的衣服。

積臣轉而向仙蒂說:「你不用穿衣服了,以後你是全裸跟著我的了。」仙蒂聽了,呆呆的望著積臣,不懂回應。

這時月娥和亞美已穿好衣服,二人左右挾持著赤裸的仙蒂,亞華則挽著積臣的手臂,眾人一起離開VIP房,前往停車場的路上,其他的人都望著全裸的仙蒂,仙蒂感到好生羞愧,只低著頭不敢望人。

一路上,月娥和亞美還是戴著面罩,仙蒂仍不知月娥和亞美是什麼人。